快轉到主要內容

只會鍵政,沈迷著遊戲、現實一無所獲 —— 邊緣人的自我批判

人文藝術 隨筆 Anime
🗓️ 民國112年 癸卯年
✍ 切換正體/簡體字
目錄

邊緣人的很喪三篇牢騷。

啊啊,彷彿看到了下水道老鼠跑出來了哪。

1. 我不受歡迎,怎麼想都是你們的錯
#

最近看了一部動漫《我不受歡迎,怎麼想都是你們的錯!》,這部實在太黑了,同樣是描寫邊緣人的動漫,《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》至少還有事件推動劇情前進,《我不受歡迎,怎麼想都是你們的錯!》則是完全沒救贖,《孤獨搖滾》、《一個人的○○小日子》跟這部完全無法比。

《我不受歡迎,怎麼想都是你們的錯!》或許可以作為女性版的《歡迎加入NHK!》的對照,一個喪女一個宅男。如果主角一直交不到朋友又心理疾病發作,恐怕真會變成繭居族。我聽說漫畫版後來轉型為後宮漫的存在了,不再那麼黑暗。

《歡迎加入NHK!》的主角則是得到了天外飛來的救贖。

沒看過這麼尷尬又悲哀的真實,整天在學校都是一個人,活在自己的幻想小世界自言自語。也難怪動畫賣不好。

看動漫是來幻想的,不是來照鏡子的。

就算畫面構成很有創意,那些笑點不作為當事者真的無法體會,譬如我在高中時,想過為什麼沒有恐怖份子把學校的現充都宰了。明明坐在班級正前方卻完全沒人跟我說話,除了家人外不論到哪裡都是一個人,所以沈迷網路,並開始關注一些無關緊要的議題,並沈迷其中。

2. 只在乎來生,不關心現世
#

我常常無病呻吟。

敵視現實,虛構遠方,東張西望,一無所長,四體不勤,五榖不分。

我聽說很多小粉紅都是越底層越愛國,對社會不滿意才會整天指導大棋,談古論今。訴諸權威,相信自己想相信的,並以為是拯救全人類的解方,宛如佛教能讓人解脫一樣。

殊不知這常常是顱內高潮。畢竟正常人士,或者說businessman不會整天想著民族大計有的沒的意識形態,而是想著做好工作,為未來著想。不排除有些比較聰明的大粉紅,懂得利用大義的名分來包裝自己,賺窮小粉紅的錢。

那麼,反過來不也是一樣嗎。有些人(包括我)即使不是粉紅,作為另一個極端,例如支黑、台獨,整天也不過是重複著「念經」罷了,身邊的事情、自己的未來不去在意,不懂得堅實的經營。考試成績不達標啊沒關係,卻能跟陌生網友筆戰個三天兩夜,淨顯文人的假高尚和無用。

不論你如何論證明天就台獨有8964種好處,2024年為何不該投民進黨,可是現實是人們都在明天看籃球比賽的比分,誰會在意這些對現實生活無直接利益的事物,其實你沒有那麼重要。

又如,現實中會在意自由民主、開源軟體、個人隱私權的人是少之又少,利益至上的社會人們不在乎這種高層次的價值,而是只想享受著眼前的舒適。

但是、這樣講就顯得我很高尚嗎,會不會是我自己本身就是硬實力不足,才會上升到道德大義的層次,以此作為藉口來掩飾實在的無能,推廣違反人性、實質上沒人在乎的東西。在一些小眾領域獨領風騷,但又沒有辦法以此真正成為頭頭,想做KOL又不成。在推廣軟體自由上,我不是多厲害的軟體開發者,說難聽點,比較像黨工。

當你發覺到,沒有當雞首的實力便覺自己渺小,做牛後又有高下限又覺得自己很厲害懂得比別人很多,拉不下臉融入「正常人」社會,就這樣的來回擺盪著待在舒適圈。直接哪天泡泡破滅了才知道一無所獲。

大夢一場的董二千先生,推開窗戶,舉起望遠鏡,眼底映出,一陣濃煙,前已無通路,後不見歸途。

3. 拒絕使用社群媒體的末路
#

社群媒體本該多po開心出遊照、美食照,或者讓人發笑的梗圖,再不濟就個人興趣的照片,為什麼到我這邊變成充斥虛無主義、報復社會、讓人不快的po文?

有研究指出,「社群媒體焦慮症」乃是因為滑動態,羨慕別人的完美生活所產生的痛苦心裡,所以在某種程度上,沉迷上網=容易導致心情憂鬱這個說法是正確的。

10年來到現在的轉變,我想可以用Pink Floyd的The Wall概念專輯來說明。

10年前我喜歡po生活動態的,不過因為表世界與人的接觸變少,裏世界po的東西逐漸宅化。且本就不喜歡po自拍的習慣下,7年前開始是再也不po現實生活的東西了,只是偶爾會碎念幾句,這是build the wall的開端。儘管這不全是壞事,po很宅、很特定的東西可以吸引到小眾的群體,有助於找到志同道合之士。不過,po的東西逐漸狹隘,我感性的那面跳出來說,汝接近吾,只是因為技藝有幫得上忙,把我作為工具人,而不曾真正想瞭解我的心裡想法。彼此的關係是互相利用,一旦我真實(raw)的想法透露出來便避之而不及。

真的讀了人間失格也想不通,去跟心理師訴苦也只能獲得雞湯安慰。

這就是為何4年前脫離社群媒體的開端,我不想用主流又膚淺的社群媒體了!特定興趣的貼文不po了,棄用,逐漸流連於極端網站,比方說沖浪TV,那裡有很多講話口無遮攔的浪人,分享極端反政府反人類的觀點,例如核平中國唯一出路,以及骯髒低級對女性的想法。又因為很多人現實不得志,所以自嘲為鼠人,所以在那個下水道的環境,便有家人的溫馨感,宛如incel在4chan找到同好一樣。

當我出於宣傳目的需要在主流社群媒體po文的時候,便只剩下po炫耀技術的文章了,證明我很厲害,不然就是把極端的觀點帶到正常世界來,所以成就了我社群媒體po文滿是極端思想。旁人可能景仰我的技術,卻發現這人難以正常交流。

4. 牆的破碎
#

我想這個情況終究得改變。

現在我終究放棄這樣做了,因為表世界逐漸發生改變,接觸人群,透過朋友的幫助,如同Pink Floyd的Wall崩塌一般,裏世界也只好接受主流社群媒體是如此虛偽的現實,重新回來用主流社群媒體。至於我的真心有誰能傾聽,裏世界除了看緣分、就是在表世界重新尋求真實的依靠了吧!就像10年前一樣。

“I think that everything’s got to have friends, trees and bushes, and, everything needs a friend. Everybody needs a friend.” ——— Bob Ross

相關文章

2014年~2015年國中時,我與她的絕對領域(下)
人文藝術 隨筆 Memoir
2014年~2015年國中時,我與她的絕對領域(上)
人文藝術 隨筆 Memoir
李美燕老師《隋唐佛學》上課筆記與個人註腳
人文藝術 隨筆 Buddhism

留言板

此處提供二種留言板。點選按鈕,選擇您覺得方便的留言板。要討論程式碼請用Giscus,匿名討論請用Disqus。

這是Giscus留言板,需要Github帳號才能留言。支援markdown語法,若要上傳圖片請貼Imgur連結。您的留言會在Github Discussions向所有人公開。

這是Disqus留言板,您可能會看到Disqus強制投放的廣告。有時留言可能會被系統判定需審核,導致延遲顯示,請見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