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轉到主要內容

腳本小子的過往回憶與未來展望

人文藝術 隨筆
🗓️ 民國112年 癸卯年
✍ 切換正體/簡體字

其實用Linux並沒有很厲害,尤其是只會當Windows一樣的普通系統看待,稍微懂得重灌系統,寫點小程式便自鳴得意。加以外行人看到對電腦稍微熟練,便頭以羨慕的眼神,會給自己造成錯誤的幻覺,覺得搞不好自己真是電腦天才。

並不是這樣的。

最近在更新Blog的留言板系統,試著想用AWS架設Disqus的替代品:ISSO,換掉Gitalk。原本以為,用Linux也有一段時日了,架個留言伺服器應該不難,結果發現Ngnix都不會設定,SSL認證搞不到——這些東西,過去Netlify和Blogger都預先處理好了。在真實時間不充分的情況下,只得暫時作罷,改研究較為簡單的Giscus。

原來到現在我還是腳本小子 (script kiddie,只會拿現成的駭客工具搞低級破壞的小屁孩)

開源社群讓很多人不論身份都能參與貢獻,我很感激。但是很抱歉呢,不學無術的人,看事情的深度是難以超越真正有料的人的。

這讓我想到大學時的荒唐之舉:各種跨修外系課,完全不管未來用途的。外語系跨選中文系的課可能還好,寫了針對文學的研究報告還被讚嘆文采比中文系學生好哪。

但其中最誇張的,便是去跨修資工科的課程:不是單純學程式語言,而是牽涉到作業系統和演算法的深層知識。


2021年,去跨修跟語文學系八竿子打不著的電腦通訊學系的Linux入門課,當時已經有些Ubuntu底子,因此去那門給大一開的課,程度是屌打的。

不過程度也就這樣子而已,對系統指令稍有概念便洋洋得意,考試問指令都回答得出來。可是,牽扯到網路還有權限(數字)的基礎觀念題,就變成用死背的才回答的出來。

基礎不穩,就會變成這樣。即使有翻過計算機概論,過去理科是從沒及格過的,我也沒有高職的專業技能訓練,從而碎片化的從網路上的文章,速成電腦方面的知識,也包含Linux。

後來,教授請到業界的人士來談論Linux物聯網用於農業應用,用樹莓派分類果子重量等,我顯得興趣缺缺,殊不知那是該系學生未來極好的發展方向。以及令一個業界人士談論Podman即將取代docker作為雲端未來時,我居然是問「桌面用戶適合用Docker嗎?」

眼見狹窄可見一斑。也是大約在那的時候,編譯出能在Android手機執行Docker的kernel,可我只覺得好玩,完全不知道這樣能幹嘛。

到現在,對Linux的熟練度,更多是「玩」出來的,多接觸便會了解怎麼做。然而,這樣會落入一個誤區: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。即使知道很多指令,連Linux核心都會編譯了,到現在還是不會架FTP伺服器。

大學的那堂課,教授時不時會炫耀,說我VI打字很快,用Linux好多年了,一副「敢不敢跟我比劃比劃?!」的姿態。好吧,他跟很多業界大佬很熟,本身也有帶學生參加過許多競賽得獎,確實是可以敬佩的老師。只不過,這股習氣不禁延續到我身上的了。當一個人的實際學識深度比不上外表的亮麗之時,便容易倚老賣老——尤其沒有本錢之時,此種態度更顯得不成熟。

上Linux入門課的收穫是補齊基本觀念,包括節點、權限的數字意義。從業界用法來看,市面上的Linux書籍都是從架網站為目的開始講解,而幾乎沒有像Windows當桌面系統的書籍,也大概了解為何會如此。


在離開的最後一個季節,選修作業系統的課程,講解作業系統底層的排程原理之類的知識。

這個課程教授保證說不會工數也能過啦,因為教的是概念居多。結果,我還是只考及格分飛過。

原因是資工就算有少量課不用數學,演算法和資料結構的概念還是會找上門來。當我看到厚厚的,以恐龍當封面的課本(“Operating System Concepts”),第一次體會到一學期課本不可能上完,是怎樣的感覺。資工低年級的課沒修過,在知識缺乏的情況下,我連CPU週期的甘特圖都不知道在畫什麼;要用C語言實作Linux的fork程式的時候,最後也是差點寫不出來。

因此這是很不好的經驗。唯一有學到的經驗是,對資工的世界有了粗淺的入門認識,以及知道自己的程度在哪裡。那本恐龍書即使現在看不懂,未來,若繼續堅持研究作業系統下去,遲早也能領悟其中原理。


現今的網路社會,充斥碎片化的文章知識,包括這個Blog也一樣,充斥著「新奇」、「快速」的解決方案,看似圖文並茂,讀完覺得自己又學到東西了。但很多時候,缺乏推導、背景敘述,文章的價值變成解決某人的問題的參考文章之用。雖感到欣喜,但潛意識中一直認知著:我其實是沒有料的空殼,靠新鮮的東西譁眾取寵的假駭客而已。誠然,做網站,寫些小Javascript會讓人有種厲害的感覺,但在缺乏體系的學習與精進之下,最後也會變成自視甚大的「geek」罷了。

對3C事物感興趣,甚至能寫一堆廢文品頭論足,不代表此人真的有IT方面的專業知識。或者說,真正的行家,是不屑於在對某議題一知半解的情況下,就寫文章拍影片大肆宣傳自己的。因為他們知道,暴露在洶湧的網路流量和鎂光燈下,遠不如持續精鍊手中的專案,才是真正提昇自我之道。

在經過這番思考後,了解到即使現在還是愛用Linux、研究Linux當作日常桌面系統的路上,也不可目中無人,無視現實世界真正的專業需求,而沈溺在整天看geek間分享的meme所帶來的虛假成就快感之中。像是用dwm+st+demnu很酷,可那真的對我有好處嗎?對其他人,乃至企業的價值呢,還是只想裝酷呢?

所有的偽裝與驕矜,在面對現實洪流之時,才會暴露出真面目。為此,還得繼續保持學習精神,並逐步、系統性補完缺乏的專業性基礎科目。

相關文章

[尷尬小說回顧] Janjie Adventure 咸傑歷險記1 - Kill
人文藝術 隨筆
年末時分談談關於本部落格的政治與成人內容
人文藝術 隨筆
2022年末部落格回顧
人文藝術 隨筆

留言板

此處提供二種留言板。點選按鈕,選擇您覺得方便的留言板。要討論程式碼請用Giscus,匿名討論請用Disqus。

這是Giscus留言板,需要Github帳號才能留言。支援markdown語法,若要上傳圖片請貼Imgur連結。您的留言會在Github Discussions向所有人公開。

這是Disqus留言板,您可能會看到Disqus強制投放的廣告。有時留言可能會被系統判定需審核,導致延遲顯示,請見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