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轉到主要內容

學習Linux的歷史過程與心得

人文藝術 自由軟體議題 Distro-Hopping Ubuntu postmarketOS Termux
🗓️ 民國111年 壬寅年
✍ 切換正體/簡體字
目錄

2022年3月8日。

學Linux倒不是因此學校叫我學才學,而是一陣一陣。因為我念的是語言相關的科系。

我不認為我已經學會Linux,尤其是伺服器這一塊還很淺。現在主要把Linux當主力作業系統,用來文書處理、美工,以及玩遊戲,偶爾開發程式。

學Linux好處是認識了很多開源軟體方案,而且很多都是跨平台的,可以取代許多商業軟體。當然我是說自用方面,業界可能多半無法接受。

學習Linux過程蠻碎片化的,知識點是一個一個補齊全,最近才知道中文輸入法有那麼多框架能選,我特地去上了Linux的入門課和閱讀鳥哥的Linux私房菜,才知道循序漸進的學是怎樣感覺。為了增進了解,我去資工系修資料結構和作業系統(因為這二科都不用用到數學;P)。

2018年
#

最早的接觸是高中時用的Ubuntu 18.04,因為32位元的Windows 7在2GB記憶體的主機上有點卡,所以尋求替代品,當時還是用 Wubi這種懶人的方案來安裝。

用了之後,果然還是一樣卡,或許不是E3300 CPU的關係,而是長期以來GPU都是依賴G41的主機板顯卡(我最近才知道),所以Gnome桌面動畫會lag也就不意外了。

後來Lubuntu也沒好到哪去,因為顯示晶片不夠力導致LXDE視窗常常變成IE一樣的掉格重疊畫面。

因此斷斷續續玩幾個月後就刪掉了,不過這是一個開始。

2020年
#

在那之後沉寂了幾年,到2020年開始又入迷Ubuntu。現在看來Ubuntu不等於Linux全部,可是是最好入門的。當時我電腦居然中類似Wannacry的Mars病毒,就胡亂把Windows 10刪除,用Ubuntu做為主力系統,但是Libreoffice用不慣,導致後來用不到一個月又回到Windows。當時還把資料碟格式化成EXT4,可在Windows上要裝驅動程式才能讀,而且相容性也不好,所以也換回NTFS。

在這個混亂的時期,我也大致會用虛擬機了,因此Linux就改存在VMware裡面。

2021年
#

2021年應該是接觸最廣的一年。我想做Windows 11和Linux雙系統,本來是這樣,可是Windows常常開機後就把Ubuntu分區搞壞(開機後要用fsck修復硬碟),我裝了Fedora和Kubuntu也不能解決分區損壞問題,所以又變回單系統。之後又有試過Arch Linux ,太麻煩。

9月,Termux開了我眼界,Termux可以在Android手機上執行終端機,除了Android本身的指令外,也能建立類似chroot的Linux環境,也就是限制更多的Proot,不用root權限,但是要自己設定VNC、PulseAudio,甚至是設定X11 server。感覺很像在用Arch Linux,但是Proot功能畢竟還是有限,無法使用systemd,要硬體加速也要編譯驅動程式。

研究Termux讓我知道了更多Linux底層細節,甚至為了跑docker而 編譯出支援cgroups的Android kernel

此時還接觸到postmarketOS,給手機用的Linux發行版,源自Alpine Linux這個超小的發行版,但是它用的是很少見的muslc,移植軟體過去有難度。

Alpine Linux似乎在docker方面比較受歡迎。要在封閉驅動的Android上跑Linux,不採用libhybris的技術會碰到很多硬體驅動問題,可是像Ubuntu touch的話就有一點縫合怪的感覺。

微軟推出的WSL2也差不多成熟了,不過我不太喜歡像chroot一樣限制多的系統,要處理的問題太多了,還是老實開虛擬機吧。

此時還接觸到postmarketOS,給手機用的Linux發行版,源自Alpine Linux這個超小的發行版,但是它用的是很少見的muslc,移植軟體過去有難度。

Alpine Linux似乎在docker方面比較受歡迎。要在封閉驅動的Android上跑Linux,不採用libhybris的技術會碰到很多硬體驅動問題,可是像Ubuntu touch的話就有一點縫合怪的感覺。

微軟推出的WSL2也差不多成熟了,不過我不太喜歡像chroot一樣限制多的系統,要處理的問題太多了,還是老實開虛擬機吧。

2022年
#

2022年我又回到Ubuntu當主系統,在學校與個人自學的努力下,Windows平台我已經學習過主流的文書美編軟體了,掌握基本概念,花一個學期「向Linux遷移」:在Windows這個相對穩定的平台多用Windows版的開源軟體,以及熟練虛擬機,完成準備之後就能幾乎無痛遷移到Linux。

不過在那之前,先嘗試了一個禮拜的Manjaro KDE,雖然很漂亮,但是我果然還是不習慣AUR的安裝軟體模式,而且Manjaro的軟體倉庫也不完全是Arch Linux的,所以問題會更難以解決。

最後還是老實換成Ubuntu 20.04。

美工繪圖部分已有Adobe的替代方案: GIMP、Kritia、Kdenlive。至於文書就用網頁版Ofice。

遊戲部分,我主要玩的大型遊戲:War Thunder沒什麼問題,但是Minecraft基岩版恐怕真的只能玩Android版。

因為目前的想法是,真有必要用Windows軟體,我也有KVM加速的高效Windows虛擬機可以用,因此Ubuntu當主系統是沒問題的。

除非我哪天需要用到Visual Studio…哈哈,Linux只有VS Code。

莫名其妙的是,每年都會重灌電腦,今年這次還不小心損失了Github建站資料,所以以後不論出於什麼原因,都必須將長期性保存的文件存在資料碟,考慮相容性,資料碟還是使用NTFS。

現在Linux打指令的警覺性較高,不會再發生製作開機碟卻把另一個資料碟格式化的慘案;用圖像化程式來處理也是保險一點的方案。

桌面環境就維持預設的Gnome就好了…雖然碰過Manjaro KDE,不過Gnome的簡單風也不壞。

相關文章

為什麼不玩《Minecraft》遊戲?別忘記它缺點就是專有軟體
人文藝術 自由軟體議題 Minecraft Free Software
Distro-hopping筆記~openSUSE和Fedora評價
人文藝術 自由軟體議題 Fedora openSUSE
不玩遊戲的理由...論從熱門遊戲轉向開源遊戲
人文藝術 自由軟體議題

留言板

此處提供二種留言板。點選按鈕,選擇您覺得方便的留言板。要討論程式碼請用Giscus,匿名討論請用Disqus。

這是Giscus留言板,需要Github帳號才能留言。支援markdown語法,若要上傳圖片請貼Imgur連結。您的留言會在Github Discussions向所有人公開。

這是Disqus留言板,您可能會看到Disqus強制投放的廣告。有時留言可能會被系統判定需審核,導致延遲顯示,請見諒。